一位病人之死。「婦產科醫師入獄服刑」判決教我的三件事| 【醫療常規】

她,是一位34歲女性。因為驗孕陽性,而到某醫院婦產科看診。醫師超音波檢查發現子宮內有胚囊,但還沒有發現心跳,因此醫師認為是早期懷孕,建議之後門診再繼續追蹤。三天後早上,她忽然下腹痛至診所就診,診所婦產科醫師聽她轉述醫院檢查結果,在安排腹部超音波及內診後,認為病人下腹痛是因為骨盆腔發炎,所以開立抗生素及安胎藥後,讓她離院。

然而離院後她卻持續嘔吐及腹痛不止,當天晚上再由家屬送至診所。此時她已經痛到臉色蒼白、冒冷汗、無法下車。家屬請醫師至車上看診後,醫師再給她止吐針治療,並告訴她這是妊娠孕吐,回家休息即可。沒想到回家幾個小時,她仍持續腹痛,後來打119送至大醫院時,已經休克昏迷、無生命徵象,最後醫院發現她是子宮外孕破裂合併內出血休克,後來雖然緊急接受開刀急救,但仍於住院2週後,不幸身故。

 

問題

病人腹痛返診時,診所醫師至車上看診,打完針就請病人回去休息,有沒有違反醫療常規?
(A) 沒有違反醫療常規,的確可以打完針就請病人回家休息
(B) 醫師違反醫療常規,不應該直接在車上打針,而沒有再度確認病人狀況

 

法院判決

 

醫師並無再次對病人問診或安排檢查,以確認病因

「觀諸被害人於返家後服用被告所開立之處方後,病情並未改善,至晚上7 時30分由家人開車載被害人至被告醫師診所時,被害人腹部劇痛、無力行走、臉色蒼白及冒冷汗等子宮外孕徵兆已十分明顯,被告醫師早上所開立之處方既未改善被害人之症狀,子宮外孕之徵兆反更為顯著之情況下,被告醫師斯時當可預見被害人應係罹患子宮外孕,且對被害人之生命身體有急迫之危險,有防止並避免被害人生命身體發生重大危害之義務,惟醫師仍未深究其原先之診斷結果是否有誤,亦未依據應為之執行醫療業務程序,再次對被害人問診或以醫療儀器進行檢查,以排除子宮外孕之可能性及確認被害人正確之病因,且當時並無不能為此醫療處置之客觀情狀。」

 

醫師打止吐針就叫病人返家,違反醫療常規

「被害人於99年11月9 日晚上7 時許前往婦產科診所就診時,已呈現腹部劇痛、無力行走、臉色蒼白及冒冷汗等子宮外孕之症狀,醫師未進一步檢查(超音波檢查)或處置(緊急協助轉送至醫院治療),而以被害人為妊娠嘔吐,僅以止吐針處理,令被害人返家,不合於醫療常規。其若能及時診斷出子宮外孕,而於被害人未發生休克之前加以治療或處置,應不致發生無生命徵象之情況,亦有醫審會鑑定書在卷可憑。其為專業婦產科醫師,熟知子宮外孕之危險性,竟未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為上開檢查或處置,已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確有過失。其過失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間,有相當因果關係。」

 

醫師推卸責任態度不佳

「被告未善盡必要注意義務,輕忽病患症狀,未為必要之醫療行為,致錯失適時給予被害人正確妥適治療機會,終至被害人死亡,過失程度非輕,且造成當時年僅34歲之青壯被害人因右側輸卵管子宮外孕破裂後導致死亡之嚴重結果,所生危害非輕,並留下年僅7、8歲之小孩,對被害人家屬造成心理上難以彌補之傷痛,且犯後猶不知悔悟省思,推卸責任予被害人家屬延誤病情、OO醫院醫師誤診及OO醫院新竹分院急診手術不當,犯後態度難謂良好。」

 

判決結果

病人腹痛返診時,診所醫師至車上看診,打完針就請病人回去休息,有沒有違反醫療常規?
(B) 醫師違反醫療常規,不應該直接在車上打針,而沒有再度確認病人狀況

 

大仁哥碎碎唸

繼去年有醫師被判有罪、無緩刑必須入獄後,這次又再次出現醫師有罪定讞必須入獄的案例了。我們分兩個方向來看看這次為什麼醫師必須入獄服刑:

1. 為什麼有罪?

法院主要認為,病人持續腹痛再度「返診」時,此時已經痛到臉色蒼白無法下車,此時醫師身為一位資深婦產科醫師,理應聯想到子宮外孕破裂出血之可能性,但竟然什麼都沒檢查,打個針就請病人回去休息。這個行為明顯違反醫療常規,導致未即時檢查出病人之情況,最後病人因此而死亡。這裡可能會有醫師質疑子宮外孕有時候並不是很容易診斷,但這裡法官要求的並不是「應該要診斷出子宮外孕」,法官要求的其實是「病人返診且更嚴重時,不應該未再仔細檢查病因或轉診處理」,這才是法官真正認為醫師違反醫療常規、有過失之處。

2. 為什麼沒有緩刑?

通常情形,法院會念在醫師並非故意的情形而給予緩刑(=不用被關),這個案子法官卻沒有給予緩刑,主要是認為醫師態度不佳,醫師不僅沒有認錯,還把病人死亡的原因推給家屬延誤、推給其他醫師誤診、其他醫師手術不當等等。因此沒有緩刑,最後三審定讞,醫師確定必須入獄服刑。

我想,事後諸葛大家都知道不應該在車上打針,而沒再度評估病人。但是事情發生的當下,你會不會跟這位醫師做一樣的選擇呢?最後,這個判決給我們的三個體會與警惕:

1. 病人返診且症狀更嚴重時,一定要更加謹慎,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2. 該做的檢查、該做的評估都要做,一念之間的「沒關係」,可能就會造就不幸的後果,而且更不應該上車打個針就請病人回去休息。
3. 在法律面前,你可以選擇無罪答辯否認到底,也可以選擇有罪答辯虛心檢討。但一旦選擇了,就必須去承擔選擇的結果。誰也幫不了你,能幫你的只有自己。

 

參考判決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1年度訴字第69號判決(103.07.31)
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醫上訴字第10號判決(106.01.12)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946號判決(106.09.07)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重醫上更(一)字第34號判決(107.06.06)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375號判決(107.10.31)
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重醫上更二字第41號判決(108.04.11)
最高法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1768 號判決(108.07.03)

 

延伸閱讀

➡ 這樣算是誤診嗎?來看看又是醫師誤診?困難診斷法官怎麼判?

➡  腹痛未診斷出腸缺血,違反醫療常規?

➡ 更多你不知道的醫療法律,請至那些老師沒教過你的醫療常規

➡ 新文章不漏接,請拿起手機直接掃碼加入Line@ 【老師沒教你的醫療常規】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