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穫滿滿的互動式課程|江紀萱|醫療糾紛攻守道

「比起以前學校大堂課請律師來上的醫學法律,有趣且實用一百萬倍。」(江紀萱醫師)

總覺得當醫生很累,星期一到六滿滿的門診開刀查房做治療,好不容易星期日可以喘口氣,還有琳瑯滿目的課程可以上,這是要逼死誰啊!

現在的醫師,已經跟老一輩的醫師先進們大相徑庭了,已不是那個努力工作就有令人稱羨收入的年代了。現在的醫師,充其量是高級勞工,用生命換取報酬,其實跟爆肝工程師的生活也相差不遠。而日趨仇醫的時代,彷彿賺比較多錢就是罪惡,彷彿醫師都要佛心來著,以賠錢的姿態來醫治病人,才符合華佗再世的精神,這樣的醫病關係,也符合順口溜「第一賣冰,第二吿醫生」的劍拔弩張。

接觸這門課的緣由,除了身邊越來越多的醫界友人捲入官司行列,自己在面對病人時,也漸漸的發現,並不是每個病人都是心存善意,而在明處的我們,是不是有什麼可以因應的措施呢?

講者大仁哥本身便是高雄榮總的急診科醫師,更親身經歷了好幾場官司而全身而退,並醫法雙修,拿到法學碩士。從醫師可以理解的角度出發,教大家如何趨吉避凶,如何從以往的判例學習到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而不是像鄉民一樣買雞排拉板凳看熱鬧,只一昧幹醮恐龍法官。比起以前學校大堂課請律師來上的醫學法律,有趣且實用一百萬倍。

我承認我的理財還停留在信託=脫產=避稅的錯誤觀念裡,斌哥深入淺出的講解信託=保護=留財,以及許多合法的操作的空間,真是令井底之蛙大開眼界。雖然課程中太多東西尚待消化,但觀念已經大大改變,不再把信託當作有錢人的玩意,反倒像我們這種高風險族群,更需要信託介入保全資產。而許多人有保的醫責險,眉角原來這麼多,以前都傻傻的以為醫院/診所有保就萬無一失,原來出險的時間點、理賠人員的參與權、保險公司不賠是否站的住腳,都有很多的學問在。

從大學PBL畢業以後,就很少遇到開會上課以分組搶答的模式進行,這樣的方式,可以帶起整組的團結和好勝心,提高參與度,而不像大堂課的模式,常常聽著艱澀難行的文字遊戲就神遊了。同學裡各個科別,醫中或基層都有,也藉由上這台課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除了上課之外,那個午餐跟下午茶也太豐盛了吧,完全是養豬行程。場地借用了台中知名托嬰中心「知愛家」,如果在高雄開幼稚園我一定馬上把兒子送去唸。

初次參與互動式課程,收穫滿滿,期待有進階的課程,可以再次挑戰冠軍隊伍!

 

文:皮膚科江紀萱醫師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