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過失

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期刊選讀

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期刊選讀
這次要跟大家分享的是<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這篇文章主要在討論醫療刑事案件的告訴期間問題,收錄在月旦醫事法報告第二十六期(2018年12月),作者是呂寧莉法官,呂法官目前是台灣高等法院的法官。 我們就來看看文章對於「刑事案件的告訴期間」討論了什麼吧!

【醫療常規】執行心導管術,需要準備開刀房以防萬一嗎?

【醫療常規】執行心導管術,需要準備開刀房以防萬一嗎?
病人因有心臟冠狀動脈硬化症狀而接受常規選擇性心導管術治療,術中卻發生冠狀動脈剝離,而必須由心臟外科醫師緊急開刀並實施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急救,然而開刀房卻因為準備不及而延遲一小時開刀,術後病患必須靠葉克膜維持生命,病人仍不幸於一個月後死亡。 檢察官質疑醫師既然已預知有動脈剝離的可能性,卻沒有備妥開刀房供隨時因應,而有過失致死之嫌。

【醫療常規】因病患要求而給予麻醉,算是違反醫療常規、醫療過失嗎?

【醫療常規】因病患要求而給予麻醉,算是違反醫療常規、醫療過失嗎?
原本可以不用麻醉的門診手術,醫師可以因應病人要求而給予靜脈麻醉嗎?這樣算不算違反醫療常規呢?甚至,如果出事了,醫師會不會因此而被判醫療過失,而犯了業務過失罪?醫師解釋了麻醉風險、病患也簽了麻醉同意書,就可以了嗎?這次的麻醉案例,讓我們來看看法院的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