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同意書】沒有更好的治療方式?沒說替代方案可以嗎?

真實案例

病人因頭痛、頭暈及左側肢體無力至某醫院急診,急診檢查結果為自發性腦出血,然而不到幾個小時病人就意識不清,病況臨時發生變化,神經外科醫師判斷需要緊急手術治療。總醫師(手術助理醫師)向家屬解釋並簽署同意書後,一小時後由主治醫師執行開顱及腦室引流管置放手術。

手術雖成功,但病人住院期間卻併發中樞神經細菌感染,不幸於2週後身故。

因此家屬控告執刀醫師並未親自告知說明手術風險或提供替代治療方式選擇,侵害其醫療自主權,要求醫院賠償300餘萬。

問題

1. 執刀醫師是否必須親自告知手術風險?
(O) 必須親自告知
(X) 不一定要親自告知

2. 醫師若主張當時除了開刀,並沒有其他其他更好的治療方式,你覺得法院會怎麼判決呢?
(O) 若無其他更好方式,就算沒有說明替代治療也沒闗係
(X) 不行,就算沒有其他更好方式,也要提供給病人選擇

 

法院看法

病人家屬已簽署手術同意書,且同意書皆載明手術風險

『觀諸卷附原告病人家屬親自簽名之「OO綜合醫院手術同意書」,第1 項即已明確記載「疾病名稱:顱內出血、右側;建議手術名稱:開顱及血腫清除,腦室引流管置放;建議手術原因:意識昏迷、腦部受血塊嚴重壓迫,顱內壓上升,有生命危險」,另在醫師「我已經給予病人充足時間,詢問下列有關本次手術的問題,並給予答覆」聲明欄中,記載「手術適應症,術中術後併發症,如感染、出血、心肌梗塞、中風、癲癇、癱瘓、植物人、甚至死亡,皆已告知家屬」等語,並經被告醫師於102 年11月3 日晚間8 時30分簽名確認,且經病人家屬在該同意書「病人之聲明」欄處,親自勾選「我瞭解這個手術必要時可能會輸血:我同意輸血」,該病人聲明欄亦記載「醫師已向我解釋,並且我已經瞭解施行這個手術的必要性、步驟、風險、成功率之相關資訊。醫師已向我解釋,並且我已經瞭解選擇其他治療方式之風險。醫師已向我解釋,並且我已經瞭解手術可能預後情況和不進行手術的風險。針對我的情況、手術之進行、治療方式等,我能夠向醫師提出問題和疑慮,並已獲得說明。…我瞭解這個手術可能是目前的最適當選擇,但是這個手術無法保證一定能改善病情」』

病人家屬術前應有充足時間閱讀手術同意書

「原告病人家屬並於同日晚間9 時45分在該病人聲明欄下方立同意書人簽名欄處簽名同意,足見被告醫師在被告醫院於102年11月3 日晚間10時45分,為病患作開顱手術清除血腫及腦室引流管放置術前,病患家屬即原告,應可有時間閱讀該手術同意書,並向被告醫院、醫師表示意見與疑慮,是堪認被告醫師應就病患手術內容、必要性、進行方式、治療風險、常見併發症及副作用、治療成功率等詳細確實告知病患之家屬,應無侵害原告等之之醫療自主決定權,應可認定。」

執刀醫師或由其他醫療人員說明,並不是判斷告知義務的主要依據

「按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醫師法第12條之1固有明文。然手術負責醫師得授權手術醫療團隊中之其他醫師履行告知義務。而手術告知義務之履行,並得藉由書面之記載及口頭之說明,相互配合使用,此從該告知義務之立法目的,係在尊重及保障病患之身體自主決定權即明,則告知方式係應以該告知之內容,能否使病患充分理解與自身醫療行為有關之資訊為判斷,至於是否為實際施行手術之醫師親自或交由醫療機構之其他人員為說明,尚非判斷已履行告知義務之主要論據。」

緊急進行開顱血塊手術為當時唯一最佳選擇,未告知其他術式並不影響病患手術選擇與否

『經臺灣神經外科醫學會於104 年10月19日函覆鑑定結果亦認「依據美國心臟醫學會出版『自發性腦出血處置』,目前只有開顱血塊清除手術『可能有機會』降低腦出血病患之死亡率,其餘如內視鏡、立體定位血塊抽吸等仍無法證實對病患之實質之益處(研究階段)」,此有上開鑑定函在卷可參,是以本件依病患當時之病情,被告醫師上開為病患於102 年11月3 日晚間緊急進行之開顱血塊清除手術,為當時唯一最佳選擇,足證原告主張被告醫師未告知有所謂其他手術療法如內視鏡或立體定位手術等,顯與本件病患之死亡間不具因果關係,更不影響原告方面就本件手術之選擇與否。』

 

判決結果

病人敗訴,醫師不用賠

 

大仁哥碎碎唸

這一篇主要是要跟大家分享兩個觀念:1. 手術是否必須由執刀醫師親自說明? 2. 如果手術沒有替代方案,那怎麼辦?

第1個問題,手術是否必須由執刀醫師親自說明?在這個判決中,法院的看法是「告知方式係應以該告知之內容,能否使病患充分理解與自身醫療行為有關之資訊為判斷,至於是否為實際施行手術之醫師親自或交由醫療機構之其他人員為說明,尚非判斷已履行告知義務之主要論據」,白話文的意思是:「病人只要有懂,誰講都沒關係;病人只要不懂,誰講都不算數」,所以由誰來講不是重點,病人懂了才是重點。

第2個問題,如果手術沒有其他替代方案呢?學理上的確仍必須解釋風險或替代方案沒錯,然而在這個案例中,因為病人病情危急,當下緊急進行的開顱手術是唯一最佳選擇。也就是說,當時要救病人唯一的辦法就是開刀,而且是開「開顱血塊清除術」,如果沒有進行此手術,那病人就更沒機會存活。因此法官認為,有沒有告知其他術式並不會影響開刀的選擇決定,本案例中,法官的看法是醫師已經用最好的方法來挽救病人性命,此時就算解釋其他可能之方式,也無法改變唯一可以治療病人的此種開刀方式,因此法官認為就算沒有講,也不會改變後來的結果。

分享這個案例的目的不是要各位醫師們「不用去解釋手術風險」哦!而是要讓大家安心,法律的規範其實是建立在保護病人及確保醫病溝通之上,因此緊急手術時,如果已實質解釋過手術內容,事後萬一發生併發症,是不用太擔心病患的提告的。

 

參考判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3年度醫字第 29號判決

臺灣高等法院 105年度醫上字第8號判決

(最高法院審理中)

 

延伸閱讀

➡ 【同意書系列3】病人聽不懂中文?同意書有效嗎?

➡ 【同意書系列2】「醫師開刀前沒有解釋清楚,要賠償700萬!」

➡ 【同意書系列1】簽了手術同意書,醫院還是被求償800萬?判決結果是…

➡ 更多你不知道的醫療法律,請至那些老師沒教過你的醫療常規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