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法律

只要111,處理醫療暴力很Easy

只要111,處理醫療暴力很Easy
最近大仁哥又聽到有醫師遭受到醫療暴力事件了,想當初我也曾遇過醫療暴力,但因為已經做好準備,一切狀況都在我掌握之中,所以不僅心情沒受影響,甚至還順利讓施暴者接受法律制裁。所以這一次就跟大家分享醫療暴力的實戰處理流程吧,希望大家以後遇到時,都可以知道怎麼處理哦!在正式進入內容之前,請大家先看一下之前寫的文章:醫療暴力怎麼處理?「要先跑」就對了!以及又是醫療暴力!面對醫療暴力你可以怎麼做? 複習一下基本觀念哦! 我們先說結論:醫療暴力處理只要111:「1通電話、1次筆錄、1次出庭」就可以了,跑這些流程不僅一點都不困難,還可以給施暴者一些警惕,希望大家都學起來!
繼續閱讀

真相只有一個,到底誰才是兇手?

真相只有一個,到底誰才是兇手?
PGY醫師能不能獨立看診?尤其是在急診這種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裡,急診主治醫師放任PGY自行於急診看診,算不算違反醫療常規?如果PGY醫師誤診了,PGY醫師要負刑事責任嗎?主治醫師要負刑事責任嗎?真相只有一個,到底誰才是兇手?
繼續閱讀

未盡告知義務並違反醫療常規,始負醫療責任|期刊選讀

未盡告知義務並違反醫療常規,始負醫療責任|期刊選讀
這次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未盡告知義務並違反醫療常規始負醫療責任>,收錄在月旦醫事法報告第二十六期 (2018 年12月),文章的作者是王聖惠,王教授目前是政治大學法律科技整合研究所兼任副教授。這一篇文章作者幫我們整理了臺灣高等法院99年醫上字第6號民事判決的重點,我們就來看看,法官在判決裡怎麼看待告知說明義務吧!
繼續閱讀

又是醫師誤診?困難診斷法官怎麼判?

又是醫師誤診?困難診斷法官怎麼判?
真實案例 一名婦人因為咳嗽有痰兩週、呼吸會喘,前至某醫院門診看診。門診胸腔科醫師懷疑有心肌炎及心律不整故將病人轉至急診,急診醫師檢查出病人有貧血現象故給予安排輸血,輸血後病人症狀有改善,然而卻突然在廁所裡失去意識昏迷、無自發心跳,經急救2小時後宣布急救無效。 事後,法醫解剖證實婦人死因為:「兩側大量肺臟血栓栓塞」、「右下肢深部靜脈血栓形成」,故家屬質疑:病人到院時有喘、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且心電圖亦呈現竇性心搏過速(114次/分)之情事,依醫審會鑑定書參考資料之記載,皆屬肺栓塞之症狀和徵象,胸腔科及急診科醫師,卻同時無診斷出肺栓塞,應該有醫療疏失。 且醫院與負責鑑定之醫審會同為衛福部底下之機關組織,有球員兼裁判之嫌,並不公正。 故向醫院及醫師提出民事告訴,並要求賠償共千萬。
繼續閱讀

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期刊選讀

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期刊選讀
這次要跟大家分享的是<醫療過失刑事案件移送調解後是否仍受告訴期間之限制?>,這篇文章主要在討論醫療刑事案件的告訴期間問題,收錄在月旦醫事法報告第二十六期(2018年12月),作者是呂寧莉法官,呂法官目前是台灣高等法院的法官。 我們就來看看文章對於「刑事案件的告訴期間」討論了什麼吧!
繼續閱讀

建立呼吸道插管失敗怎麼辦?法官說…

建立呼吸道插管失敗怎麼辦?法官說…
困難插管不僅是急診醫師的惡夢,也是所有醫師都害怕遇上的狀況,插管失敗時,不僅病人會有生命危險,連醫師也可能被法官認為違反醫療常規而依業務過失罪被判刑、甚至因此而賠償上千萬。類似新聞案例其實並不少見。 那插管失敗時到底該怎麼辦?真正遇上困難插管時,分秒都是壓力的危機之下,究竟我們該怎麼做才符合醫療常規?法官又怎麼認為呢?
繼續閱讀

五分鐘懶人包~《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與《病人自主權利法》

五分鐘懶人包~《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與《病人自主權利法》
前一陣子讀了《人生的最後期末考》一書,這本書是朱為民醫師所寫的。 讀完了這本書之後,我覺得朱為民醫師真的很厲害,一本書就讓讀者清楚地瞭解到《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與《病人自主權利法》的不同。而且我非常可以體會要把生硬的法律講得清楚好懂是一件不簡單的事,然而朱為民醫師卻輕鬆地將法律融合在故事裡面,讓讀者毫無負擔地看完一本書的同時也學會了兩部法條:《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與《病人自主權利法》。
繼續閱讀

收到證人傳票怎麼辦?第一次當證人就上手!

收到證人傳票怎麼辦?第一次當證人就上手!
不久前,大仁哥收到一張法院的傳票,仔細一看,原來是要傳大仁哥去當證人。這有趣了,難得有機會可以站上證人台,大仁哥當然要把握機會實際走一趟體會看看。 先來談談「證人」吧,法律上對於證人其實要求很多義務,例如要一定要出庭(沒出庭甚至可以拘提)、一定要說實話(說謊則是會犯七年以下的偽證罪)。然而證人雖然有許多義務,但是法庭對於證人、尤其是醫師證人還滿禮遇的,所以萬一被傳喚當證人時,其實並不用太擔心。
繼續閱讀

抗生素打太快違反醫療常規?法官這麼說…

抗生素打太快違反醫療常規?法官這麼說…
  真實案例 80歲老先生接受膝關節置換手術三天後,因膝蓋紅腫懷疑感染,醫師給予抗生素治療,然而老先生在施打抗生素(萬古黴素Vancomycin)之後,卻全身痙攣、口吐白沫、意識昏迷,臥床一年後合併敗血症死亡。家屬控告醫師及護理師未按照仿單之規範必須緩慢滴注,而竟然於20分鐘內將萬古黴素施打完畢,導致病患因此昏迷最後死亡。因此要求醫院賠償300萬。 院方律師則主張,藥品仿單上的規範只是「建議」,醫師可以就個案狀況決定藥物施打方式。
繼續閱讀

打顯影劑要先皮膚測試嗎?

打顯影劑要先皮膚測試嗎?
病患因為視力模糊至醫院檢查,醫師因此安排眼底血管攝影檢查,沒想到在護理師施打顯影劑後,病患卻發生過敏性休克而失去血壓心跳,急救雖然患恢復生命徵象,病患卻仍因缺氧性腦病變而昏迷不醒。 家屬認為顯影劑既然有過敏風險,理應先進行皮膚測試、且不該由護理師施打,因此控告醫院並要求賠償800萬。   問題 Q1:顯影劑要不要做皮膚測試? Q2:什麼情況下要做皮膚測試? Q3:顯影劑既然有過敏風險,可否由護理師施打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