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重症醫學倫理與法律思考|【課程評價】

很榮幸這一次接到大同醫院的邀請,講的是「急重症醫學倫理與法律思考」。

醫學倫理通常是很資深的醫師才有資格講的題目,這次竟然要我來講醫學倫理?難道我已經到了可以講醫學倫理的年紀了嗎(泣)

不過,其實我從學生時期開始,我就不喜歡上醫學倫理的課程,倒不是因為不喜歡倫理,而是因為這種課程往往就像是教小學生一樣:要孝順父母、要尊師重道、過馬路要走班馬線、要扶老婆婆過馬路….之類的,總之就是「聖人課程」,講了一堆高大上的倫理觀念,但卻幾個人做得到,而且照傳統醫學的觀念,就是越資深、官位越大,就越有倫理,所以報章雜誌上永遠都是大老級醫師在教訓年輕醫師沒有倫理…..但「醫學倫理」真的只能是這樣嗎?

倫理課程除了常在打嘴炮以外,還常常討論到最後卻是:「沒有標準答案」!?我承認現實社會原本就不像考試一樣有標準答案,但大家都聚在一起上了課討論了幾個小時,結論卻是「沒有標準答案」??WTF…那大家聚在這裡幹嘛?

所以,我認為倫理課不能只是講倫理,只講倫理會太空虛(就是聖人課啊,不是嗎?),講倫理一定要搭配法律為根基,才不會輕飄飄的那麼不切實際。

所以這次我挑了7個真實醫糾事件為基礎,從這7個案例跟大家談倫理、談法律。

當然,照慣例,教材一定要漂漂亮亮才行!

先簡單讓大家複習一下四大原則,但其實我覺得講這個很八股 XDD

一開始,先從簡單案例開始:急診還沒診斷出正確疾病前,病人就發生了猝死的情況。發生這種情形時,應該怎麼辦?倫理與現實的差距總是比你想像的還遙遠。

 

接下來,急診的病人打完針後,又因為藥物併發症死亡,這種情形法律上又會怎麼裁判?倫理上又該如何預防?

「解開約束」後結果病人卻出事,到底倫理上是對的嗎?法律上又是對的嗎?

醫院有沒有營造出可以讓年輕醫師可以放心隨時找人問問題、而不用擔心被罵的環境?(我就說倫理不只是約束年輕醫師,而是也該約束資深醫師吧!)

未成年兒童,在醫療上由誰作主?

這場醫學倫理的課程,最令人驚訝的是現場來了位退休教授–陳忠仁教授。陳教授是我還在當學生時的老師,現在已經退休。沒想到教授都已經退休了,還來出席這場這場講座,給我們這些年輕人鼓勵與指導,非常感謝陳教授的用心!

最後,也感謝大同醫院兒科周主任,在課後留下這樣的心得:

這是一堂
只要你還在執業
無論層級
都應該要上過不只一次的課
你想的
跟這個世界運轉的方式
有時候非常不一樣
尤其是要照顧最基本的社會原則
和倡議人性至上的考量中間
多希望可以
有一個相較清楚的法則可以遵循
楊醫師今天的授課
給了一個經典示範
連非常資深的教授
都讚嘆不已

 

最後還是感謝來參與課程的醫療人員們!

 

延伸閱讀

醫療糾紛實務案例討論(律師學院)|【課程評價】

「我急診我驕傲」中國醫藥大學演講記錄 |【課程評價】

關鍵 4 招:讓急診醫病溝通課程更有效

➡ 更多你不知道的醫療法律,請至那些老師沒教過你的醫療常規

➡ 加入楊坤仁醫師Line@,最新文章不漏接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